理想一定洛必达—达达脾气很好

看文请先阅读置顶!!!
再给我安利柳九、七九、all九一律拉黑!我是冰九only!

陌生人催更拉黑。

昵称达达(不需要叫太太的:),嗑cp号,主冰九,墙头敬必,拒绝蟹脚(请不要给我安利谢谢)

链接花样多,自觉填坑,不接受催更。

玄王桓拨,受小国是达,受大国是达。率履不越,遂视既发。
——《商颂·长发》


微博@词词今天更新了么

痴梦明早更,晚上看书x


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🌝🌝


痴梦又沉了x


不想照顾小读者们的水平哦,伏笔看不懂算了,不改了x


刚翻快递发现多买了一本书,本来想退货的,但是突然想弄抽奖。

《中国文化与中国的兵》雷海宗 著,商务印书馆2019二月第2次印刷。

考虑到这个书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看,我就不随机抽奖了,估计没人要……现在起到圣诞节前截止,给我的四篇连载其中任意一篇一条长评(400字以上),均有机会获得该书,告诉我地址和收件人,不用付邮费。

三篇分别是是:《废帝纪历》、《罪不当诛》、《痴诉》、《痴梦》。

南柯记似乎可以分好几层境界,每一种不同的境界恰好与我嗑的几个cp各自吻合x

情尽留给冰九,尚主留给曦澄就好了。

几条经验之谈——对于白石道人词评的摘录

  1. 沈伯时《乐府指迷》论填词不宜说出题字,余谓此说虽是,然哑谜亦可憎,须令在神情离即间乃佳。(清王又华《古今词论》)

  2. “无奈苕溪月,又唤我扁舟东下。”是“唤”字着力。“二十四桥仍在,波心荡、冷月无声。”是“荡”字着力。所谓一字得力,通首光彩,非炼字不可得,然炼亦未易得。(清先著、程洪《词洁辑评》)

  3. 作慢词,看甚题目,先择曲名,然后命意。命意既了,思量头如何起,尾如何结,方始选韵,而后述曲,最是过片不要断了词意,须要承上接下。(宋张炎《词源》)

  4. 有收有纵,事必联情。(明卓人月《古今词统》)

  5. 张玉田谓咏物最难。体稍认真,则拘而不畅,摹写差远,则晦而不明。(清王士禛《花草蒙拾》)


周济的评论似乎不算多,但是很搞笑x下次录出来公开处刑(ni)


以上主要是时人后人对《暗香》《疏影》《扬州慢》这几首最有名的词的评论,第一次录这玩意,求各位文献大佬词学大佬曲学大佬不要喷我x


〔曦澄〕痴梦03

*穷书生涣x暴躁小娇妻澄,阿澄女扮男装,ooc慎入



 

我错了我还是没写到阿澄骂人,马上来了ॱଳ͘


  


前文→02

  





○03




  蓝曦臣卯初三刻便醒了,窗外天光微亮,云影徘徊。他小心掀开被子,见一旁江澄犹在酣眠,不忍打搅,俯身捡了地上散落的亵衣,收拾齐整,披了昨日的直身,坐在镜前戴冠巾。


  不多时,江澄悠然醒转,睡眼惺忪地蹬了被子,支着臂膊趴在床沿揉弄眼睛。蓝曦臣笑道:“阿澄醒了?”江澄抬目:“嗯。今日有事么?往哪里去?”蓝曦臣道:“往城西去见位朋友。”江澄惊愕:“你近日愈发疏狂了,时常冶游,那三月的考试怎么办?我还指望你中了甲科,官运亨通,也替我长脸呢。”蓝曦臣付之一哂:“这便只有三十多日了,从前二十四载岂是白纸一张?若此刻埋头苦干,实未必有效,况且我此番并非冶游,是去与朋友拜访耆老,顺道前去赴宴。他家亦有女眷的桌席,你去么?”江澄哼道:“你知我并非‘女眷’,真要和夫人们同座,我不行的。”蓝曦臣思忖半晌,又道:“我是想着,几位同年家的夫人亦去。虽不说拉帮结派,各位都是往后的同僚,无论如何你与我个薄面也好。”


  江澄嗤道:“我还道你不要老脸。如今看来却不尽然。”蓝曦臣挨在床头与江澄说话:“阿澄是答应了?隅中开宴,或许要到申时以后才歇。早些出发,顺道去市口逛一逛么?”江澄推了蓝曦臣一下:“你等等,我这便起了。”


  待江澄起身来,门外的二柄敲门问:“老爷,轿夫到了!”蓝曦臣掖着系带,扶门吩咐道:“夫人尚不曾梳洗。你先送那轿夫去堂前用些小食,再给他几个钱,说半个时辰后再出发。”二柄问:“夫人先前给了我些钱,老爷不用再给了。”蓝曦臣:“好。”


  蓝曦臣草草系了带袢,搭着丝绦便替江澄取来架上的衣物。江澄扯着女裙,不留神间险些被绊倒,蓝曦臣顺势扶了他一把,江澄便拽着他的胳膊,堪堪又将蓝曦臣臂弯里挂的衣物饰品撞到了地上。


  江澄手足无措地去捡,俯身时猛然与蓝曦臣撞到了一起,气得他直呼:“真是晦气!清早便不得消停!”蓝曦臣摇头,自顾垂目将江澄的裙带儿扣上。待服罢内衬,蓝曦臣笑问道:“阿澄去否?”江澄轻声应是。蓝曦臣问:“阿澄回屋去换身衣裳罢,我同你一道。”江澄哼道:“堂内不是还有个轿夫么?你倒愿意你夫人被外人看了去了?先前又是如何回护的?”蓝曦臣无奈:“我没有那个意思,阿澄你是知道的。只因那赵庆最爱勾缠女郎,我是担心你,这才……”江澄姑且饶了他:“好了,走罢。”


  一切收拾停当,蓝曦臣挽起着了女衣的江澄站在镜前。江澄的长相庶几五分像他母亲,那两弯细眉尤甚,细而不弱,扫了一层浅黛,别有种英气。蓝曦臣盯着江澄目不转睛,江澄薄面微红,侧过脸,照着蓝曦臣的腰窝杵了一胳膊。骂道:“走罢,又不是甚美人图,看得恁起劲。”


  蓝曦臣送了手,便要出屋。忽听啪嗒一声,两人即去看何物掉落在地上,原是栓在汗巾须子上的穿心盒掉了下来。江澄拾了起来,见是平日带的穿心盒,遂往桌上摆去。蓝曦臣道:“怎么不要了?不是存了丸药在里头么?”江澄扶着鬓角的珠翠,没好气道:“木的。是去拜会人家,又有女眷,万一叫人看到,平白让人耻笑么?”蓝曦臣诧异:“节俭是好事,岂会耻笑?”江澄叹气:“女眷嚼舌根厉害着呢,他们各家谁家不是极尽奢华,我去了别给你丢脸才是。”蓝曦臣笑道:“阿澄真乃贤妻。”


  避免路遇熟人,蓝曦臣请了女轿。那轿夫老实本分,说话间都是北地人的淳朴,浑不见江湖习气。见了老爷夫人出门,打了佥道:“老爷夫人好。”蓝曦臣点点头,扶着江澄上轿,垂下轿前的帷幔。


  街前市井一派繁华,二人坐在轿中,听巷陌里叫卖吆喝声不绝于耳 ,嘈杂喧闹,要说几句话,须附耳才可。


  江澄挨着蓝曦臣问道:“你莫不是不大上心,为何赴宴的事不早与我说?”蓝曦臣解释道:“前几日便要说了,可不是还在置气么?我怎好开口。”江澄笑道:“有时想你是个再明白不过的人,你却为了假妻弄得自己狼狈不堪,值么?”蓝曦臣不悦道:“何之谓假妻?难道阿澄到今日还以为我是无心的?”江澄一时语塞,恐怕坏了心情,便道:“罢了罢了。你爱做甚作甚,我管不了你,你还是自行珍重的好。”


  去城西还有半里,江澄闻着轿内的悬香,正是昏昏欲睡。轿夫突然停了轿,江澄没坐稳,霎时往前栽去。蓝曦臣搀着江澄坐好,揭开帷幔问那轿夫:“怎么了?”轿夫道:“老爷,前面似是有大官儿过路,各家的轿子都在让道呢。”江澄探头看了一眼,拍着额头道:“甚么官儿,好大的排场!”蓝曦臣叹道:“想如今是升平日久,官大一等,不过是清路开道,大家也都让他三分。可当初李唐季末,几家节度使争道,聚兵巷战也是有的。唉,时辰尚早,让他就是了。”


  二人正在轿内等候,谁知斜刺里一声娇叱道:“那边是蓝家的轿子?等在那桥边不下,是不愿给温大司马面子么?”












—TBC—



 

蓝老爷春闱肯定不过,我提前说了x

  













▽宣个群x欢迎来玩~

群号:466802037



“稼轩郁勃,故情深;白石放旷,故情浅;稼轩纵横,故才大;白石局促,故才小。惟《暗香》、《疏影》二词,寄意题外,包蕴无穷,可与稼轩伯仲……”


周济的话我不服,稼轩和白石没有可比性。


都很好x


《李岩质疑》随意翻了七八页,我便已然窒息了。


喷《甲申日记》喷得痛快,骂封建大地主骂得我心酸x


不是给五哥洗地,他真的没有刚愎自用,也没有表面哭穷背地里搜刮钱粮。


他只是个历史大背景下无奈悲哀的普通人而已啊……


我爱阿水 @一杯洗脚水 呜呜呜我没有合适的笔和纸了回头一定好好练了再写呜呜呜

〔曦澄〕痴梦02

*穷书生涣x暴躁小娇妻,阿澄男扮女装,ooc慎入



 

我就很正大光明的啦(๑ `▽´๑)۶,来看贴心贤妻在线呷醋(bushi)

   
      
 

 

      
 

 

       无脑文啦求不喷(´ . .̫ . `)  
  
   前文→  01  
 





○02





  窗下的红烛活泼地闪烁不已,夜风敲着窗棂,剥啄作响。蓝曦臣压着江澄,并不嫌累,反而将食指绕上江澄散落的发丝,纠缠起来。他嘴角噙着笑意,人又生得俊,夜色之下,真是好一段风流。


  江澄涨了一张脸,推推他:“你先起来……”蓝曦臣不依不饶,好似忘了白日里与江澄的争执,仍然闹起江澄来:“阿澄与我看看,瘦了多少?”江澄没好气地啐他:“你恁地有脸问!手头几个钱都去接济了旁人,倒饿着我,那日里邻里听闻你蓝家的媳妇饿死了,你的老脸要是不要?!”


  蓝曦臣自知惹了话头,只得安抚道:“都是我的错,娘子莫要动了肝火,莫要生气……”江澄听他唤了一声“娘子”,面色更沉:“蓝曦臣,我扮作女娘和你同住,出入如同夫妻,亦不过是为了全我爹娘和你爹娘的遗愿,两厢尽孝罢了,你怎好真将我当作个娇滴滴的小姐,平日缠着我……”做那事。话未说完,蓝曦臣笑意欲浓的玉面逼在跟前,江澄自知讨了没趣,红着脸挣开蓝曦臣,掖了被子缩在床脚那里。


  蓝曦臣但笑不语,径自解了外衫挂在衣架上,拉一把江澄的被角,硬是钻了进去。江澄瞪着蓝曦臣,踹他一脚:“喂,举人老爷!不去书房,在我屋里作甚!还有月余即是应试,你怎不去多看看书!”


  蓝曦臣挨了一足,也不反抗。他垂目望着江澄,乍然露出一副累极的模样,披一身单衣,半只脚站在拔步床阶脚踏上,面色疲倦,扯着江澄的袖口,语气颇有些可怜:“阿澄,我真的累了,让我抱抱你罢。我不做别的,让我歇会便好。”


  江澄在被窝里脱了箭袖都出床外,亦露出一身月白的单衣来。京城里初春的天气,夜里寒凉,江澄禁不住发抖。见蓝曦臣穿着单衣在外头站了有片时了,心下软了,担忧他因病误了考试,瘪下嘴轻声道:“那……你也进来罢。”蓝曦臣面露喜色,他紧接着道,“不许做那事…听到没有!”


  蓝曦臣立时应下。江澄便小心翼翼揭起被角来,放蓝曦臣钻进同一床被子里。


  初时,江澄尚忧心蓝曦臣言而无信,离着他远远的,执意要背靠着背安眠。蓝曦臣却不理会,试探着揽住江澄的肩,脸贴着脸地低声唤:“阿澄。”“嗯。”江澄蹙眉,不敢去直视蓝曦臣的眼睛,待对方正过他的脖颈来时,鼻梁冷不丁挨了一记刮擦。


  江澄登时恼了,骨碌爬起身来,一巴掌甩过去:“蓝曦臣,你个死穷鬼臭书生!有完没完了!也敢拿哄骗花姐的功夫戏弄我?你当我是谁啊!我是个堂堂正正的男儿,别拿我当女人!”


  蓝曦臣不过下意识使了幼时哄他的招数,没成想,不管用不说,还彻底惹恼了江澄。他小心翼翼地想要道歉,谁知江澄瞪着他,忽而眼眶微红,啜泣起来。


  蓝曦臣叹气道:“阿澄……晚吟?”


  江澄听到“晚吟”二字,眼泪珠子更是止不住地落了下来。蓝曦臣上去捉住江澄的手,翻开掌心掖在腰窝里,抬袖替江澄擦拭眼泪。江澄一边摇头一边躲,蓝曦臣愈发无奈,拍拍江澄的手:“江叔叔是我父执,晚吟又是我自幼看着长大的弟行,我必定不会亏待的。我蓝涣发誓,确实从未将晚吟当作女子,可若是晚吟有难处,我现在就去写了休书,给你封了盘缠,天高海阔任你漂游……”


  江澄眼中含着泪喊道:“蓝曦臣你真是糊涂!那等契书,随随便便撕了去,你还要不要活了!”蓝曦臣笑道:“晚吟当初也道那是方士的妄言狂语。既然是虚言,怎么能要我的命了?”江澄睁着通红的眼睛,喃喃道:“当初结契之前,你高烧的事情怎么忘了……”


  蓝曦臣微怔,继而摇头笑了:“果然,阿澄心里还是有我的。”江澄咬着唇,少年英气的面孔稍有变色:“什么心里有你,你若死了,我带来的那被你丢了的一百两问谁要去?”蓝曦臣笑着称是。


  两人熄了灯,蜷在被中交谈了一阵。江澄抓身去歇息,不留神撞到了蓝曦臣的身下,那一团鼓鼓囊囊的东西着实吓人。江澄红了脸,哑然失笑:“喂,你行不行啊!”


  蓝曦臣尴尬道:“罢了,阿澄睡罢。我自去疏解了了事。”江澄面上不作声,黑漆漆一片中拉过蓝曦臣的左手,叠着自己的手伸到他身|下。套|弄一阵,蓝曦臣仍不见消。江澄骂道:“禽兽!怎么火气恁大!弄了多久了,还不见消停……”蓝曦臣唤他先歇了,欲起身去弄了。不意江澄退了一步,拽住他道:“油膏在吗?不然你还是……”蓝曦臣指指床头的匣子:“在那儿。就剩下上回在货郎处买的了。品相并不多好,仔细伤了你,还是算了罢。”江澄不依,自去取了脂膏来,引了蓝曦臣来弄,搅了一阵,解下俩人的亵衣,腼腆道:“你轻些弄,疼……”蓝曦臣扶着江澄的腰,一下顶进去。江澄适应片刻,便被蓝曦臣压着密|处研磨不止,低低地喘气。二人折腾到三更天才算完事,蓝曦臣简单替江澄清理过,即拥着汗涔涔的心肝入睡了。





—TBC—


 

开了七天评论,大家不留点痕迹的么?我有点慌(*¯ㅿ¯*;)



下节请看蓝夫人在线撕人,我也不想ooc我尽量。